网站地图 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加入收藏

卢旺达刚果强降水引发洪灾—— 为何降水强度大于往年雨季?

  • 发布日期: 2023-06-25
  • 专家顾问:中央气象台全球气象室首席预报员、正研级高工 鲍媛媛

    进入5月,北半球多地由春季转换到夏季,位于南半球赤道边缘的非洲中部国家此时进入了潮湿的雨季。自5月1日开始,卢旺达西方省北方省和南方省因强降雨引发洪水和山体滑坡,截至4日,已造成至少130人死亡、许多房屋被淹;4日,刚果(金)南基伍省遭受强降雨和洪水灾害,截至5日,已造成至少176人死亡,500多所房屋被淹。

    卢旺达西方省和北方省5月2日至3日遭受强降雨和洪水灾害,已造成130人死亡。图/新华社

    成因:大气环流经向波动大,受南北两个副高“夹击”

    为何今年降水强度高于往年雨季?

   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鲍媛媛介绍,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及其附近地区五月份平均降水量为80毫米左右。在5月1日至2日的强降水中,卢旺达西方省和北方省24小时最大降水量达50毫米至100毫米,局地超过100毫米。这个降水量级虽然未进入卢旺达降水量历史前三极值范围内,但已经算是强降水量级。卢旺达气象部门预计,该国多地5月的预期降水量将高于历史同期水平。

    5月的卢旺达已进入雨季,但相较往年其降水强度大,降水量超过历史同期水平,引发了洪水等灾害。而此次强降水正是在北半球大气环流经向波动大的背景下发生的。北半球大气环流不断运动产生波动是正常的天气现象,其波动也是产生天气系统、影响北半球天气的重要因素。近期北半球大气环流多波动、幅度大,产生了多个经向较大的高压脊和低压槽,且波动的经向度大,因此引导来自极地的冷空气南下。在西亚、东欧一带的冷空气一路南下,甚至穿过赤道,在卢旺达等地与南半球的暖湿气流相遇;冷暖交汇之间,水汽经过辐合上升形成降水。

    针对此次强降水的成因,鲍媛媛还提到另一个影响因素,即近日卢旺达正处于北半球副热带高压和南半球副热带高压之间。在副热带高压的控制范围内,盛行下沉气流,而卢旺达处在两个副热带高压之间,在两面下沉作用下,处在中间地带的气流上升,形成完整的次级环流,气流的辐合上升更有利于形成降水。

    据中央气象台预计,未来两周,西亚一带仍多冷槽活动,还将有冷空气从西亚一带扩散南下。但盘踞在卢旺达南北部的两个副高将会“连成一片”,这一发展形势不利于气流辐合上升。

    因此,卢旺达降水强度将整体减弱,以阵雨为主,但也存在局地热对流产生强降水的可能。

    应对:暴雨成因各不同,预警预报研究不止步

    当记者问及近年非洲多个国家和地区频频发生极端强降水事件,其背后是否有某种共同的天气因素之时,鲍媛媛表示,造成每一次强降水的原因是复杂且独特的。首先,强降水成因机理本身极其复杂,包括天气、地形等因素都会对降水形成产生影响,某个地区发生强降水的原因需要综合分析各方面条件,很难用一套固定的模板套用分析每一次极端降水事件;其次,天气系统、天气过程本身在不断变化,因此每一次极端降水事件的大气环流背景形势、天气系统等因素都不一样, 因此无法将极端降水事件归因于具体的某一类天气系统。

    我国地域辽阔,且是暴雨多发的国家,不同区域经常出现不同类型的暴雨。华南地区多前汛期暴雨,江淮一带多梅雨锋面暴雨,沿海城市多台风暴雨,东北多冷涡暴雨,华北地区多低槽和低涡暴雨,西南地区则多低涡暴雨。我国暴雨灾害遍及大江南北,由于地形复杂多变,暴雨常常会带来大型的流域性洪涝灾害,也会造成中小尺度的地质灾害。

    我国暴雨的复杂程度由此便可见一斑。正因暴雨洪涝是我国常见的自然灾害之一,对于暴雨的预报预警才显得尤为重要。但暴雨局地性、突发性强且活动规律多变,大气运动本身也复杂多变,对于其形成机制的研究及其预报也一直是难题。

    对此,我国的气象工作者从未停止攻克难题的步伐。一方面持续在暴雨形成的天气机理认知研究方面发力,另一面加快发展数值预报模式,提高数值预报分辨率;同时,随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及其在气象领域的应用,气象工作者也在不断研究智能监测识别暴雨的技术,这一切,都是为了不断提高暴雨监测预报预警的精准度,为了夯实气象防灾减灾第一道防线,为了更好地守护人民生产生活和福祉安康。



  • [打印本页][字号   ][关闭]

上海市气象局官方网站  
主办:上海市气象局办公室 地址:上海市徐汇区蒲西路166号 版权所有:上海市气象局
电话:021-54896000 邮政编码:200030
ICP备案号:京ICP备05004897号   Copyright©1997-2019 
网站标识码:bm54090001 沪公安机关备案号31010402004850